基本引力微子和它的物理“暗世界” 

引言 

伟大的物理学家牛顿曾研究树上掉落的苹果,建立并完善了牛顿力学,造福世界。如果你研究万有引力的普适性和其唯一定律普遍适用性,你会发现什么?也许你和我一样会建立今天的“基本引力微子”理论,或比我做得更好!

暗物质的发现证明了现行的宇宙并不存在相对论概念下的真空。本书的研究事实表明,95%的宇宙物质是由一种具有引力特性微子量级的物质构成。我们称之为基本引力子FG,或光物质FG。质量为3.6x10-42克。我们的理论计算值和已有的实验值相符。那就是值得在此提及并表示尊崇的伟大物理学家德波罗意和封伯克。还有暗物质实验发现的先驱谢维坚。因为光物质FG的平均速度和光速相当,实际上同时也解释了“暗能量”这个世界之谜。这是我的书名取成“物理暗世界”的原因。

我在科学巨人的启示下完成了一些初级的工作,也许这些都是小事,仅供参考。

1. “基本引力微子”理论对光的波粒两象性传播作了彻底,详尽的研究

给出的结论:- 它是以空间基本引力微子为媒体的波粒干涉现象,具有驻波数理形式的传播状态。光在整个传播径迹不是始终的质量团聚体。

这个光传播机理的宏观模拟实验,居然由美国洛克希德公司首次建造的,三倍音速远程战略侦察机SR-71[32],尾喷管发出的马赫点完美演绎。

2. “基本引力微子”理论对强相互作用的机理在新的基础上进行探讨

给出的结论:- 它是宇宙引力暗物质的宏观压强效应。FG理论的数理模形给出的强度值及短程力特性与实际相符。

3. “基本引力微子”理论涉及到稳定基本粒子的物质组成;组成的基本原理;质子、电子,中子等稳定粒子的形成的,建立了基本的数理模型。

给出的结论:- 基本粒子由引力子FG组成,它们是强相互作用下的“雾粒”,这一物理数学模型直接给出了三个稳定态与实际相符。

基本引力微子理论对什么是电荷?电、磁相互作用?它们怎样相互作用?为什么电荷是量子化的?等诸多存留在物理理论界的重大疑问一一作出了全新的完美的诠释。对涉及电磁相互作用的主要实验定律做了理论推导。

。。。。。。

当你读完本书后,你会发现这基本引力微子理论的研究和结论涉及到物理学大量的未解之谜:11大谜题表述如下:

1. 为什么万有引力作用是普适的?但凡具有质量都适用同一个作用定律。

2. 强相互作用为什么特别强大?且具有短程力特性?

3. 为什么组成物质的稳定粒子仅有质子,电子,中子等少数几种?且非常稳定?

4. 为什么质子,电子,中子等具有确定的质量和电荷量?

5. 为什么物质世界不能发现或制造不同于质子,电子,中子等,具有其它质量和电荷量的稳定粒子来组成这个或者新的稳定的物质世界?

6. 为什么所有的加速器,对撞机包括LHC,给出的大部分是短命粒子?

7. 光的本质是什么?或者说,光的传播机制,它的物质基础是什么?

8. 什么是光的波粒二象的物理本因?光从光源中激发以及光被物质吸收的机理是什么?

9. 电磁场是如何相互作用的?其作用和物理定律间的关系可否给出直接的理论推导?

10. 量子力学对物理学作出了重大的贡献,但量子力学中波函数引入复数表式的物理意义和机理是什么?能否发现并给出严格的数学推导?

11. 暗物质,暗能量,和宇宙斥力是何种物质? 它们的物质特性是什么?

。。。。。。

下面我们必须提及的重大问题是相对论:

爱因斯坦洛仑兹变换推导中光速C字符的数学错案1]
对于相对论“洛仑兹变换”的数学推导,请注意它的基本前提:x=ct ; x'=ct' ,其中x; t 分别是K系中光束A传播的距离和时间; x'; t' 分别是K'系中描述光束A传播的距离和时间,K'系相对于K系x轴正向平移,速度为u 。c是光速。
   ∵ 光速c是物理量,在 x=ct ; x'=ct' 两式中采用同一物理量代数符号c

∴ K'系,K系 的距离和时间的单位相同。是推导基本的前提条件。
但是,由相对论“洛变”推导结论:K'系,K系 的距离和时间的单位不同: 满足
x
0'=f(x0)≠x0 ; t0'=f(t0)≠t0 .
   ∵推导给出的结论与推导的前提条件不符。

相对论“洛仑兹变换”推导完全错误。

证毕。

    这个错误是简单的,显然属于一个低级的数学错误,但是它在权威的光环下很难被发觉。却是致命的,无法修补或挽救。细心的学A还能发现,相对论“洛仑兹变换”的结果不过是“零除错误下的增根”。具有一定水平的学者,还可以根据相对论“光速恒定”的这个前提条件,证明惯性系间的变换必然是标准的伽利略变换。

数学物理这门科学讲究的就是实事求是,诚信和严密。对于相对论的基本数学基石,出现如此重大问题,时空革命的伟大和夕日的高大形象必然受损。但是,面对近百年来科学家们对相对论所作的努力,我们必须万分谨慎,必须对相对论大量的实验验证做更多的研究和思考。

经过多年的努力,包括和各个层面,不同水平的人物进行讨论,发现相对论时空理论实验验证中涉及大量的伪证事例。令人感到震惊。

情况归纳如下:

.光线掠经太阳表面产生偏折的观测实验2][3][4],相对论学者看见光线弯曲了17就认准时空扭了17。在这个问题上还竟然全然忽略了太阳表面气态物质对光的折射效应。5][6]

相对论学者在文献中叙述:地球观测站目镜观测由脉冲星发出,掠经太阳表面的光线,目镜必须调整角度后才能观测到原先的脉冲星。相对论者居然有意无意地把目镜作为能够不受太阳引力作用的超时空物质,不受所在时空的太阳质量引力的“偏折”作用,观测到了时空的偏折。想必,学黎曼数学的专家应该可以出来纠正这个致命的错误。

当然,物理学有成熟的理论可以解释这个现象:太阳外围的引力物质的密度对应于太阳的引力强度呈现梯度分布,光线在通过物质密度变化的空间产生“折射”是非常正常的物理现象,这是我们要提请物理界高度重视的,相对论经典实验伪证之一

.在验证运动系时间流逝变慢,运动粒子存在寿命增大的实验中,居然动系的相对论效应都在静系中观测了!

相对论时空理论的数学基本结论是:不同惯性系对同一事件的对应物理量观测的量值不同。数学表式对物理量测定时所在的体系有严格要求和规定。所有“动系”中的所谓“寿命”值都在“静系”中观测了,对照爱因斯坦洛仑兹变换不同惯性系对同一事件的物理量表述和定义这无疑又是显然的低级错误。遗憾的是,这样的谬误却被认定为时代的伟大成就!

这是我们要提请物理界高度重视的,相对论经典实验伪证之二。这类实验包括典型的行星(包括水星)轨道近日点进动观测实验等。[7][8][9]

三.相对论多普勒效应最新实验验证中的数据拼凑10]

实验凑数的要害在于锂离子被加速至高速态0.064C,相关验证的数学计算使用了加速前的能级值和能级分布。锂离子受加速电场的作用,其组成带电粒子的能级状况都有改变,而且最终由锂离子的总能量决定。所以,该实验能说明的问题是显而易见的,数值凑得越精确,存在的问题就越糟糕。这是我们要提请物理界高度重视的,相对论经典实验伪证之三。同时这也是上述问题.的典型伪例。

. 关于引力红移类实验对广义相对论的的验证问题(包括引力影响原子钟频率的实验验证等)。

众所周知,广义相对论是用牛顿力学的圆周运动线速度公式引入狭义相对论的“洛仑兹变换”,做了一个所谓的时空等效。显然,引力红移的实验首先应该是在证明牛顿力学的正确性.[11][12][13]

至于狭义相对论的“洛仑兹变换”,已经证明仅仅是一个十足的数学错误和实验伪证构成的谬误。当然,如果在低速范畴,精度要求不高时,或许可以作为近似计算的手段。

所有关于引力红移类的实验,把属于牛顿力学的效应作为相对论的证据,让人想起几百年中国神话中的“缩地”大师,同一段路途他少用一半时间到达,说是有缩地一半的神功。当然在算数近似计算上,这是不错的。相对论如果作为等效的近似计算上说,这是实际管用的,但说是“时空扭曲”我们就另当别论了。

这也是我们要提请物理界高度重视的,相对论经典实验伪证之四。

 

所有研究结论表明,相对论时空理论是数学谬误和实验伪证下的谬误。

在这里,我必须着重提及的是,“时空观测不变定理”。

这定理是说:“时空如果能象相对论所认为的那样扭曲的话,使用传统天文望远镜对远处光线的观测,观测的结果是:光线不因时空的扭曲而改变”。

“二维时空纸实验”。内容如下:

取一张白纸或橡质薄面,设定一点作为"观测站";按星图标出一些遥远星系示意点,标出“脉冲星”。作观测站与这些星系点间的联线。
如果观测目镜与"脉冲星"联线间有一棱镜,光线因此发生了偏折。我们必需调正目镜的方位和角度,才能使经棱镜折射后的光线进入目镜,观测到这个脉冲星。这是我们所说的同一时空体系内物理作用引起光的偏折情况及检测.

如果我们使平面纸折曲或橡皮薄面受力扭曲,我们看到目镜与"脉冲星"联线也因此折曲或扭曲了,但我们无需调正目镜的方位和角度,源于脉冲星的光线仍然是准确无误地进入目镜,这正是因为时空体系的扭曲与光的扭曲是整体协调一致的. 因此, 我们可以作以下结论: 实验能观测到的偏折,只能是同一时空体系物理因素所致。

物理学,它讲究的是实验事实,严密的数学,严谨的数理逻辑以及完美的物理机制;它涉及的最大问题是诚信,是实事求是。“基本引力微子理论”的任何结论必须得到充分的实验验证,有关数学计算和数理逻辑必须是严密的,应该经得起反复的推敲,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相对论所谓“尺缩时慢”, 时空扭曲;宇宙时空,质能在奇点的爆创!被称作为最伟大的“科学成就”。。。 我认为这些都是值得大家重新认真研究的,严肃的物理问题

我们崇敬爱因斯坦,作为一个伟大的物理探索者,他在临终前怀疑自己的理论可能是错的,表现了他追求真理、实事求是的崇高品质。

借这本书出版的机会,对南大物理系,华东理工大学曾经的支持,尤其是伟大的物理学家蒋树声,伟大的物理学家李新洲等表示敬意和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