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引力微子和它的物理“暗世界” 

第三章

相对论-数学错误和大量实验伪证下的时空谬误

3.1 爱因斯坦洛仑兹变换推导中光速C字符的数学错案

对于相对论“洛仑兹变换”的数学推导,请注意它的基本前提:x=ct ; x'=ct' ,其中x; t 分别是K系中光束A传播的距离和时间; x'; t' 分别是K'系中描述光束A传播的距离和时间,K'系相对于K系x轴正向平移,速度为u 。c是光速。
   ∵ 光速c是物理量,在 x=ct ; x'=ct' 两式中采用同一物理量代数符号c

∴ K'系,K系 的距离和时间的单位相同。是推导基本的前提条件。
但是,由相对论“洛变”推导结论:K'系,K系 的距离和时间的单位不同: 满足
x
0'=f(x0)≠x0 ; t0'=f(t0)≠t0 .
   ∵推导给出的结论与推导的前提条件不符。

相对论“洛仑兹变换”推导完全错误。

证毕。

这个错误是简单的,显然属于一个低级的数学错误,但是它在权威的光环下很难被发觉。却是致命的,无法修补或挽救。细心的学者还能发现,相对论“洛仑兹变换”的结果不过是“零除错误下的增根”。具有一定水平的学者,还可以根据相对论“光速恒定”的这个前提条件,证明惯性系间的变换必然是标准的伽利略变换。

数学物理这门科学讲究的就是实事求是,诚信和严密。对于相对论的基本数学基石,出现如此重大问题,时空革命的伟大和夕日的高大形象必然受损。但是,面对近百年来科学家们对相对论所作的努力,我们必须万分谨慎,必须对相对论大量的实验验证做更多的研究和思考。

3.2 相对论时空理论的实验伪证

经过多年的努力,包括和各个层面,不同水平的人物进行讨论,发现相对论时空理论实验验证中涉及大量的伪证事例。令人感到震惊。

情况归纳如下:

.光线掠经太阳表面产生偏折的观测实验2][3][4],相对论学者看见光线弯曲了17就认准时空扭了17。在这个问题上还竟然全然忽略了太阳表面气态物质对光的折射效应。5][6]

相对论学者在文献中叙述:地球观测站目镜观测由脉冲星发出,掠经太阳表面的光线,目镜必须调整角度后才能观测到原先的脉冲星。相对论者居然有意无意地把目镜作为能够不受太阳引力作用的超时空物质,不受所在时空的太阳质量引力的“偏折”作用,观测到了时空的偏折。想必,学黎曼数学的专家应该可以出来纠正这个致命的错误。

当然,物理学有成熟的理论可以解释这个现象:太阳外围的引力物质的密度对应于太阳的引力强度呈现梯度分布,光线在通过物质密度变化的空间产生“折射”是非常正常的物理现象,这是我们要提请物理界高度重视的,相对论经典实验伪证之一

.在验证运动系时间流逝变慢,运动粒子存在寿命增大的实验中,居然动系的相对论效应都在静系中观测了!

相对论时空理论的数学基本结论是:不同惯性系对同一事件的对应物理量观测的量值不同。数学表式对物理量测定时所在的体系有严格要求和规定。所有“动系”中的所谓“寿命”值都在“静系”中观测了,对照爱因斯坦洛仑兹变换不同惯性系对同一事件的物理量表述和定义这无疑又是显然的低级错误。遗憾的是,这样的谬误却被认定为时代的伟大成就!

这是我们要提请物理界高度重视的,相对论经典实验伪证之二。这类实验包括典型的行星(包括水星)轨道近日点进动观测实验等。[7][8][9]

三.相对论多普勒效应最新实验验证中的数据拼凑10]

实验凑数的要害在于锂离子被加速至高速态0.064C,相关验证的数学计算使用了加速前的能级值和能级分布。锂离子受加速电场的作用,其组成带电粒子的能级状况都有改变,而且最终由锂离子的总能量决定。所以,该实验能说明的问题是显而易见的,数值凑得越精确,存在的问题就越糟糕。这是我们要提请物理界高度重视的,相对论经典实验伪证之三。同时这也是上述问题.的典型伪例。

. 关于引力红移类实验对广义相对论的的验证问题(包括引力影响原子钟频率的实验验证等)。

众所周知,广义相对论是用牛顿力学的圆周运动线速度公式引入狭义相对论的“洛仑兹变换”,做了一个所谓的时空等效。显然,引力红移的实验首先应该是在证明牛顿力学的正确性.[11][12][13]

至于狭义相对论的“洛仑兹变换”,已经证明仅仅是一个十足的数学错误和实验伪证构成的谬误。当然,如果在低速范畴,精度要求不高时,或许可以作为近似计算的手段。

所有关于引力红移类的实验,把属于牛顿力学的效应作为相对论的证据,让人想起几百年中国神话中的“缩地”大师,同一段路途他少用一半时间到达,说是有缩地一半的神功。当然在算数近似计算上,这是不错的。相对论如果作为等效的近似计算上说,这是实际管用的,但说是“时空扭曲”我们就另当别论了。

这也是我们要提请物理界高度重视的,相对论经典实验伪证之四。

所有研究结论表明,相对论时空理论是数学谬误和实验伪证下的谬误。

相对论从不实的前提,不严密的数学和大量的实验伪证给出了荒谬无稽的结论。所谓“尺缩时慢”, 时空扭曲;宇宙时空,质能在奇点的爆创!被称作为最伟大的“科学成就”!令人匪夷所思。

下面,我们就相对论不易为人们理解的内容剖析其本质。

 

3.3 审思相对论"时空扭曲实验”的验证原理

a.验证实验存在根本性的原理错误

相对论以为,光在真空中直线传播,因为物质引力作用了时空,时空的扭曲引起了光的偏折。光线的这种偏折就是代表了时空的偏折。然而,实验却用置身于时空中的目镜(我们强调的是实验设备占有的时空同样因物质引力的作用扭曲)来测定“和时空一致扭曲”的同一束光。这在实验原理上是确定的错误.

其二,光的真空直线传播要求光在所在时空中,相对于其它参照物是直线的,或用本时空的空间、时间量纲对光的运动的描述应该是一直线。特别需提出的是,按相对论的解释,太阳的引力对时空产生作用使之扭曲,这是引力对光产生扭曲作用的相对论解释. 因此,光在所在的这一时空中表现出的是直线性态,再重复一遍:用本时空的空间、时间对光的运动的描述应该是一直线。这是说,能以相对论实验装置观测到的偏折这只能是非相对论效应所致。
 

为了正确形象地对此进行表述,我曾经提出一个“二维时空纸模拟实验:

取一张白纸或橡质薄面,设定一点作为"观测站";按星图标出一些遥远星系示意点,标出"脉冲星".作观测站与这些星系点间的联线.
如果观测目镜与"脉冲星"联线间有一棱镜,光线因此发生了偏折.我们必需调正目镜的方位和角度,才能使经棱镜折射后的光线进入目镜,观测到这个脉冲星.
这是我们所说的同一时空体系内物理作用引起光的偏折情况及检测.

如果我们使橡皮薄面受力扭曲,我们看到目镜与"脉冲星"联线也因此扭曲了,但
我们无需调正目镜的方位和角度.源于脉冲星的光线仍然是准确无误地进入目镜.这正是因为时空体系的扭曲,实验设备占有的时空的扭曲,与光的扭曲是整体协调一致的. 由此, 我们可以作以下结论:

实验能观测到的偏折,只能是同一时空体系物理因素所致;以掠经太阳表面光线偏折,以此来证明时空在物质引力下的扭曲存在根本性的原理错误.

我就此将上述原理总结成时空定理1:或称它为“观测不变定理”。即: “时空如果能象相对论所认为的那样扭曲的话,使用传统天文望远镜对远处光线的观测,观测的结果是:光线不因时空的扭曲而改变。”

b.光量子的动质量受太阳引力的作用亦应是论证必须考虑的重要因素。 
事实上,在爱因斯坦他当初的论著中,就认为:”这个偏转的一半是由于太阳的牛顿引力场造成的; 另一半是太阳导致的空间几何形变(“弯曲”)造成的.”
相对论在所有的时空理论计算中,把如此重要的因素“由于太阳的牛顿引力场造成的这个偏转的一半”全然忽略,声称相对论的时空观取得了精确的验证.这种手法是非常拙劣的。

c.计算论证中,全然忽略了太阳表面气态物质对光的棱镜折射效应

诚希望得到一个严正的物理学者的回答:太阳表面大气(包括离子气等)对历经太阳表面的光的折射问题,它的理论和实验分析在以此作为相对论时空理论的证据时,学术界已经作出讨论或结论(据我所知是没有),这需要的是文献,相关计算、引用数据、计算原理、结果等。

有关太阳大气(包括离子气,或更微物质粒子)对历经太阳表面的光的折射效应,对于验证相对论真伪的问题是否值得研讨。相对论学者的争辩方持否定意见,并认定这是小量。 我坚持认为,这不是一个凭谁的感觉,学识作个判断可以了事的实验问题。因为这是在验证一个普遍成立的时空真理。一个世纪成就。
早晨的晨曦就是一个例证,这是一个巨大的不是以秒计的偏折量,达四十几度。正是因为太阳表面的物质与地表大气有区别,太阳表面物质引起的偏折量会小得多,但是对于相对论所论的偏转仅17秒的数值,就决不可以不经实验检验就将它主观忽略。当然有人现在来重新考虑并研究它也是好事,但我们有理由因此提出:“相对论时空实验有拼凑数据之嫌”。或者说该实验实质上是在证明牛顿理论的计算加其它的因素的修正是正确的。
我们注意到,近代的实验对日冕引起的光线偏折作了修正,但却不是对整个太阳大气背境的实验测定,某些相关实验(日掩射电源(高频)的实验)发现,观测到的偏折精度因不同光线频率而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这本身就是太阳大气偏折,色散的物理特征,这更加说明了分析太阳大气偏折的重要性.
相对论学者还曾发表了以下评论:
定性的结果是对较低的频率,一定的半径以内和相对论效应同级,但随着频率升高,半径增大,折射效应迅速减小。现在作的都是日掩射电源(高频)的实验,并且随着观测精度的提高,已经可以测量距太阳较远的光线。
我以下文作复:
"较低的频率” “一定的半径以内” 和相对论效应”同级" , 这种结论只能给人带来更大的疑问:
较低的频率的光仍然会发生偏折!终于找到了一个频率与相对论相对应?
偏折与频率密切相关的事实证明,大气背境的精确验证是必不可缺的重要环节..

  d.负偏折
负偏折实验说明,太阳的自转(太阳大气的随动)对历经的光的传播有重大的影响.这也说明”偏折”现象更多的是由一些通常的物理因素产生的.

总上所述,所谓”精确验证”仅是“一些希望相对论时空理论成立的学者们”的良好的愿望。 相对论时空"普遍真理"就由此凑合着;拼凑着被精确验证了!
 

3.4 “重力探测器B”实验又一次扮演了伪证制作者的角色

新浪科技讯曾有消息: 据国外媒体报道,2004年美国宇航局的“重力探测器B”卫星发射升空,其使命是验证爱因斯坦广义相对论中的两个重要预言。其中一个称为短程线效应(Geodetic effect),另一个称为坐标系拖曳效应(Frame—draging effect)。按照爱因斯坦的推理,他认为一个大质量天体,如地球,会让周围的时空扭曲,就像一颗保龄球放在软床垫上形成的漩涡,而且天体的重力会拖着时空一起旋转,这种扭转效应称为“坐标系拖曳”。

探测开始时,4个陀螺仪自转轴和卫星上的一台望远镜方向同时对准一颗遥远恒星。

我们可以很容易发现,该实验存在着以下几个问题:

1) 引力探测器B(GP-B)实验中,认为陀螺仪陀螺轴的方向代表引力场的方向(这我们无可非议)。陀螺仪有个目镜,对准远处恒星,在以往经典的相对论时空验证实验中,观测到的光线的偏折就认为是时空的偏折。它是代表着时空的扭曲与否。何以用陀螺轴的方向和通过镜心的光线方向的这二者的关系来确定或计算时空的扭曲?

2) 又有人说,陀螺轴的方向的计算是用短程线效应方法来确定。我们知道,经典力学早就发现短程线的数理问题和它的数学方法。相对论学者受经典力学短程线数理的启发,认为光在空间的传播也是遵循短程线效应。(请注意这“启发”和“认为”这些关键词)。从GP-B实验我们又一次领教了相对论学者混蒙胡搞的一贯手法!

3) 我们在另一个角度来分析,GP-B实验验证了称为惯性系拖曳效应,即地球在旋转过程中对空间的扭曲。这应该是完全正确的,但这与相对论的说法却是风牛马不相及。非相对论力学解释地球在旋转过程中对陀螺轴线的影响主要存在一个重大因素:地球外部空间物质实际上具有源自地球旋转的运动分量。通俗地讲,地球大气物质主要源于地球,或者说大气物质和地球间存在不间断的对流转换,比如,占地球总的表面70%以上的洋面不断地有大量的水份向外部空间蒸发,这些源于地球的大气物质都带有地球的转动分量。地球的转动和地球大气的旋转引起陀螺轴线的偏转也是天经地义物理学的合理解释的。更何况广义相对论是由“引力”问题中“等效出来。显然,相对论不满足“唯一证明”的验证要求。

4) 地球大气对太阳光线的45度左右的偏转,每日早上的晨曦已经是一个科普常识。载有GP-B实验仪器的卫星外部的地球大气虽然已经很稀薄,但对于GP-B实验的精度量级却不是可以“糊里糊涂”略而不计的。

GP-B实验的工程,电子通讯,自动控制等技术水平是一流的,是值得人们称赏和颂扬的。但相对论理论工作者却又一次在扮演着伪证制作者的角色。

 

3.5 菲索实验是相对论的一个确定反例
 

菲索实验在使用静水中的折射率代替流水折射率,忽略了动流中的涡流,中心速差等因素对折射率的影响.
在这种情况下声称相对论得到精确的验证,这只能说明该实验是相对论的一个确定的反例.
相对论被说成由这类实验精确验证前有否作过计算?实验检测?请提供文献,时间,和报告者等具体资料!
毫无疑问,这些问题首先是一个实验物理的问题.涉及的实验精度是流速的极小的百分比.但折射率的极细微变化涉及到有关光速量级的某一比例值的变化.
在静水管中模拟出相应的旋涡(当然要测试流速与旋涡强度的关系),测出静流涡动水的折射率,以此代入相对论的所谓精确计算式.
更重要的是,必需同时考虑中心和管壁的速差.这样给出相对论的谬差值,少有争异.

这不是我泡制的事实.这是我特意提请大家看看,相对论学者对待实验问题一贯采用的那种草率和“一相情愿”的态度而已.
相对论学者希望相对论时空论正确总以想当然对待实验.一个又一个惊人的”伟大成就”就此泡制出来,.什麽整个时空,宇宙质能从宇宙蛋中爆创出来!,什麽有了一个时间,空间的起始点..."
 

3.6 审思相对论”水星轨道向径进动实验”的验证原理
先讨论一下相对论洛仑兹变换中的K和K’, 如果我说在K系内K’系的原点从x
1运动到x2,历经时间t,但K系内的观测值不是x1;x2;t.而是使用相对论洛仑兹变换过的值 x1’; x2’; t’. 大家一定会说我不懂相对论.
K系内,设想一小球绕K系原点O作匀速园周运动,角速度为ω.如果我说”小球绕K系原点O作匀速园周运动的角速度不是ω而是按相对论洛仑兹变换后的值ω’, 大家一定也会说我不懂相对论.
天文学家观测到水星的轨道向径每100年进动43”和相对论计算精确相符.
我说,应该没搞错! 天文学家该把仪器搬上水星对准太阳,再说这些话才对!
显然,该实验在验证原理上恰恰犯了以上相同的错误:把运动系的时空当作静系的时空套用.

同样,在用等效原理引出广义相对论也是同出一辙.
以上仅供大家审思,认真的研究者可参阅乔治·伽莫夫、罗素·斯坦纳德《物理世界奇遇记》最新版,湖南教育出版社2000年。
 

3.7 相对论多普勒效应的最新实验验证中的数据拼凑术
 

关于狭义相对论的原子实验检验,还有氢原子的精细结构检验(来源于纯相对论量子力学效应)和超精细结构(来源于量子场论效应结合相对论),电子反常磁矩检验(宣称小数点后11位符合)。以及关于相对论多普勒效应的最新实验验证 (宣称精度达8位有效数字)...
 

实验凑数的要害在于锂离子被加速至高速态0.064C,相关验证的数学计算使用了加速前的能级值和能级分布, 更有甚者,实验仅仅选用了一个速度值来进行所谓的实验验证, 从而保证了结果要多精确有多精确.

相对论多普勒效应的最新实验验证是1994年R. Grieser等人做的。实验原理类似于Ives-Stillwell试验,粒子的速度是0.064c。
 

实验测得的激光共振频率是512 667 592.4(3.1) MHz
按相对论预言的共振频率是512 667 588.3(0.8) MHz
经典理论预言的共振频率是514 776 111.3(0.8) MHz
 

实验原理见附件.
 

验证凑数的要害在于锂离子被加速至高速态0.064C,相关验证的数学计算使用了加速前的能级值和能级分布. 体系能量(动能)增幅极大.无疑,体系不同的能量(包括体系的动能)决定了体系构成质点的能级值和能级分布.
我们都明白,体系动能改变不大,能级分布可以用体系"平移"近似处理.但体系受强大外电场作用,动能大幅增加.构成质点的能级值和能级分布的必然改变.遗憾的是,实验用了加速前的能级频率值,这是对如此精度的实验最起码的质疑.

量子力学体系不是刚性架构,锂离子是多质子体系。体系内质子,电子处于不同的运动状态,当体系受强电场的作用大幅加速时,增加动能的同时,体系的内能也增加,(质子,电子的质量不是同一个量级),而且,所增加的动能并非是按"刚性构架"均匀分配给各个质点,电子速度比质子的速度增加幅值要大得多。体系能级和能级间隔将因总能态的大幅度改变而该变..
在此,我特别要提请注意的是,在强场下大幅度加速引起体系产生的稳定能态跃迁是不可回复逆传如初的。
其实,体系能量的大幅变化产生构成质点的能级值和能级分布的改变可以通过间接的实验结果来验证, 温度是体系内部分子平均动能的标志.通过对不同温度下的某元素能级分布的对照可以给出间接验证. 实验对于必需排除的因素都不予排除,这只是显露了相对论学者高明的数据拼凑术.

实验的原理,相关附件可以参考网页: 
http://tongzr.w1.hostlogin.cn/c3.htm

 

3.8 关于“迈克尔逊干涉仪实验”的零结果问题

 众所周知,迈克尔逊实验没有测到干涉条纹的移动,相对论学者以此否定“光传播需要媒体物质(或称为以太)”

我们都知道,光在空气,大部分的气体,晶体内可以传播,这些物体的内部有光赖以传播的“媒体”或者说什么“东东”。大家也知道,光可以在高度“真空”态的空间传播。说明,这高度“真空”态的空间也存在着这个“东东”。 
我早在这个论坛上发表过从前还没有人考虑过的问题: 
地表大气实际是和地表随动的,随动的原因不是有人认为的引力牵携。是由于地表物质和大气物质间的对流交换。通俗地说,地球表面和占地表总面积70%的海洋洋面每时每刻向地表蒸发的气体具有和地表相同的运动分量。风平浪静时用简单的实验就可以证明,地表空气是和地表随动的。(大家也应该了解,地表各地的温差是起风风向不定的原因)。双迈也是这个观点的有力依据。 
也是说,
迈克尔逊实验没有测到干涉条纹的结果,恰恰证明了,光的传播是有某种“物质媒介”,它和地球的运动是随动的。

3.9 相对论在超光速问题中的慨念偷换
    数理规律对相对论的限定,反过来作为对物质世界的限定
    研究一下,相对论是怎样引入光速极限这个概念。
直接来看,相对论对于洛仑兹变换推导中对运动系K’相对于K系的速度有一个数学限定,它不能大于、等于光速。
这对于相对论来说是一个数学上的限定。即是说,只要是在理论物理的概念下,可以设立的参照系,其速度超光速时,相对论的洛仑兹变换不能适用。等于说相对论本身不是一个普适时空真理。确定的原因是体系间的速度大于信号的传感C,这在数学上和物理机理上都是毫无意义的。
在此我必需强调2点:
1.理论物理的概念下可以设立的参照系,并不要求在现有的技术水平可以具体操作.这是说相对论如果成立的话,它的适用范围受到本身前提条件的非常苛刻的限制.
任何可以在实验中测定的对象都可以在理论物理的概念下设立为参照系.
2.相对论本身不是一个普适的时空真理.
相对论学者希望以相对论来主宰时空,把数理规律对相对论的限定,反过来作为对物质世界的限定。使相对论变成一个时空理论。但它不得不对超光速的条件概念进行偷换和修改。
物理学面临的迫切需要解决的课题:光是怎样传播的,尽管这古老的课题苦恼了无数物理学家数千年。但暗物质的研究进展终于让我们看到了希望。

其实,推翻相对论,就数理方面,对于诚信的物理学者,仅理解“时空观测不变定理”就已足矣。以往,曾有大量的著名物理学家,近年,继之有更多的物理界人士反对相对论,他们的理由和依据大多是正确的,但终因物理理论研究的世俗化,名利化,也因权势名流出于利益,媒体迎合娱乐趣味,追逐经济利益等种种原因,一个“时空谎言”变成了划时代最伟大的物理成就。。。。。。

3.10 "光速恒定原理"给出的惯性系变换佯谬
 

副题: 光速恒定原理"是惯性系伽利略变换的充分条件
 

基本原理1.
任何惯性系测定真空中的传播的光速,都是定值C. 我们可以用来确定并“同一”各惯性系的度量单位.
 

基本原理2.
不同惯性系对同一事件中的度量值,是惯性系间的关联等价量. 是惯性系间的等值变换的基础.
 

基本原理3.
相对论洛仑兹变换的”基本点的设定”,即认为惯性系可以确定发光点在本系内的发光位置和发光时间;

基本原理1. 和 基本原理2.决定了惯性系间的变换是伽利略变换.相对论变换是实验伪证下的谬误.
 

以下提供"真空光传播段记取"的实验装置设计原理及有关叙述:
相对论洛仑兹变换的推导中使用了一个”基本点的设定”,我们以下简称为”基点法”, 它实现了惯性系间的坐标关联. 推导前设定某一光线的发光点同时为静系;动系的坐标原点. 有x
0 =x1 = 0 ; t0 = t1 = 0 . 也即认为惯性系可以确定发光点在本系内的发光位置和发光时间.
 

众所周知,相对论的一个重要的假设是所谓”光速恒定”. 通俗地说, 任一惯性系对同一光信号传播速度的测定值是一个定值c,
 

"真空光传播段记取"的实验装置设计原理:
我们考虑一个实验: 取一面只能反射红光的反光镜M, 让一束白炽光线通过一段距离后由反光镜反射. 由相对论的”基点法”, 任一惯性系可以确定白炽发光点和红光发光点的发光位置和发光时间.
真空中一白炽光束射向反光镜M,白炽光的发光点到反光镜的距离是L
0  白炽光发光点的发光时刻到红光发光历经的时间为t0 , 显然, L0 / t0 = c (即相对论认为的光速恒定值c) 。在运动系K ’ 中对此进行观测则有: L ’ / t’ = c
(注意:以上我们是使用了基点法的原理。)
事实上, L
0 t0  L ’和t’分别是K系和K ’ 系对同一事件的映射。不同惯性系观测到的L0L ‘对光线传播距离的描述是等价的. 同样, t0t’对光线传播时间的描述是等价的. 这样, 我们实现了K系和K ’系间的时空坐标尺度的关联:
L
0 = L ’;t0 = t’. 同时规定: 任一惯性系中,以上述方法观测地球静系一秒钟光线传播的长度的3x109 分之一作为本系的长度单位米; 以上述方法观测地球静系一秒钟光线传播的长度在本系内所历经的时间作为本系的时间单位秒.
不同惯性系对同一事件尺度,时间的观测值是等价的,是惯性系间确定和定义时空量度等价相等的唯一合理,适用操作的方法. (我们称此为光点映射等价变换)
结论: 满足相对论“光速恒定”条件下的惯性系变换,只能是经典伽利略变换.

对同一事件的所有基本特性,经以上时空度量统一规范的任何惯性系都有满足伽利略变换完全相同一致的描述.

对于具有一定功底的数理学者,我们可以简单明白地说,如果所有运动的惯性系对同一光信号的测定都是常量C,则运动的惯性系都可以用这可以测定的光信号C做时空度量的基准,所谓的时空变换当然就只能是伽利略变换。。。。。。。

3.3 关于“迈克尔逊实验”

众所周知,迈克尔逊实验没有测到干涉条纹的移动,相对论学者以此否定“光传播需要媒体物质(或称为以太)”

我们都知道,光在空气,大部分的气体,晶体内可以传播,这些物体的内部有光赖以传播的“媒体”或者说什么“东东”。大家也知道,光可以在高度“真空”态的空间传播。说明,这高度“真空”态的空间也存在着这个“东东”。 
我早在这个论坛上发表过从前还没有人考虑过的问题: 
地表大气实际是和地表随动的,随动的原因不是有人认为的引力牵携。是由于地表物质和大气物质间的对流交换。通俗地说,地球表面和占地表总面积70%的海洋洋面每时每刻向地表蒸发的气体具有和地表相同的运动分量。风平浪静时用简单的实验就可以证明,地表空气是和地表随动的。(大家也应该了解,地表各地的温差是起风风向不定的原因)。双迈也是这个观点的有力依据。 
也是说,
迈克尔逊实验没有测到干涉条纹的结果,恰恰证明了,光的传播是有某种“物质媒介”,它和地球的运动是随动的。

 

3.11 相对论数学的伪科学特征 


相对论的数学伪科学特征一:
爱因斯坦说:“沿着X轴前进的一个光信号按照方程:x=ct”
是否同时指这个光是在K系中的原点、t=0发生?
爱因斯坦接着说:“由于同一光信号必须以速度c相对于K’传播,因此相对于坐标系K’的传播将由类似的公式:x’-ct’=0
是否同时指这个同一光是在K’系中的原点、t’=0发生?
我说,这一光信号的发生点和发生时刻就是静系和动系的所谓重合点和同时点。试问,相对论为什么不认为在K系内光发生时K’的原点已经向前移动了,这时的x’和t’已经都不能为零了?
相对论正是把它的所有理论建筑在经典物理理论的同时性原理这个基本点上。又进行了一些数理慨念的偷换,给出了“伟大的”相对论“同时性原理”。
 

相对论的数学伪科学特征二
1) 爱因斯坦说“由K判断的相对于K’保持静止的单位量杆长度,必须恰好等于由K’判断的相对于K保静止的单位量杆长度”。(这慨念是出现在他的洛仑兹变换的推导之中)。
如果K判断的相对于K’保持静止的单位量杆长度为X’; 则有X’=aX; 如果K’判断的相对于K保静止的单位量杆长度X; 则有X=aX’; 爱因斯坦说这两者要相等,有X’(=aX) = X=(aX’). 这是说根本就没有什么相对论的“尺缩”。对于n个单位量杆的物体当然有x=nX ;x’=nX’ 显然有x=x’.然而竟然高明得幻变成时间流逝...;时空扭曲...;蛋丸宇宙...;时、空有起始点、停滞区域...;质、能...
 

数学如此妙用,会否带来祸害?

2) 查核相对论对洛仑兹变换推演过程,相对运动两坐标系对光的描述等式中
x'=ax-bct    and    ct'=act-bx ............... (5)
......
对于K'的原点我们永远有x'=0, 因此按照 (5) 的第一个方程
x=bct/a
........

不难看出,对于K'的原点我们永远有x'=0, 按上面相对论的铺垫关系式,必须同时有t'=0; ,当然,同时还必须有:x=0; t=0.

即是说 v=bc/a 是一种显然的慨念偷换,或零除错误。本来没有确定数值限定的任意数值的代数符拉姆塔和缪就与洛仑兹的发现撮合在一起。这个错误存在于相对论洛仑兹变换推演的所有方法之中。
我们说,0/0型,在高级的数学研究领域中有深刻的数学、物理意义,可这0/0型不是那0/0型。

在其它的推导版,上述错误出现的形式可以不同,但本质类同。相对论洛仑兹变换的推导存在的零除数学错误表明, 相对论只是零除错误下产生的增根,从而演绎出来的谬误。相对论者进而给出的“时间流逝变慢”;时空扭曲;蛋丸宇宙; 时、空有起始点、停滞区域...;质、能... 等等.都是始作俑者用以欺骗百姓的数学把戏。

数理研究因为前提的不真,必然导致结论的荒谬,所谓“谬以毫厘,失之千里”。相对论物理数学家们在数学问题上出现以上的情况实在是始所难料。更有甚者是相对论物理实验论证中涉嫌伪例的情况.一个涉及时空普遍真理的论证,它容不得上述情况的存在,更容不得那怕一个确定的反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