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引力微子和它的物理“暗世界” 

第六章

光的媒体物质的最新证据

 6.1 波动数学的前提和基础-物理学中不证自明的事实

 波动理论通过媒质的力学性质给出了波动传播的数学表式,尽管波动数学中并没有出现更多表示这个媒质存在的物理量。但空间存在这种波动媒质是波动数学的前提和基础。所以,量子力学一旦采用了波动力学的数学,实质上首先是确定了这个数学必须满足的,媒质存在的这个基础和前提。包括,波动数学适用的对象,波动运动是有特定的含义:波动的特征物理量:振幅,波长等是由近及远传播,规律变化,运动的叠加,衍射等性质。

1964年,比利时理论学家罗伯特·布绕特(Robert Brout)和弗朗索瓦·恩格勒(Fran ois Englert)提出了量子场方程,称这种量子场能够弥漫于整个宇宙。这也是从本质上确认这个前提和基础。因此,这和基本引力微子理论具有本质上的一致性,当然,在重大问题上就会给出一致的结论。不同的是,基本引力微子理论是明确这个前提和基础,并将波动的媒体具体化而已。参阅本书4.1 宇宙空间暗物质引力微子FG的物理特性[14] 。

 6.2  关于量子纠缠

 欧洲物理学会“物理世界”公布了2015年度国际物理学领域的十项重大突破,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教授潘建伟、陆朝阳等完成的科研成果“多自由度量子隐形传态”入选并名列榜首。消息来自网络:http://bbs.xinjunshi.com/hudong/20151214/269277.html 国际物理学十大突破:中国成果让美吓一跳 2015-12-14 15:15:4

本人为国人的巨大成就而欢欣鼓舞,由此引发了一些想法并结合“基本引力微子”理论,讨论下面几个问题:

1.关于“多自由度量子隐形传态”

据介绍,教授潘建伟、陆朝阳等完成的科研成果,这一技术可以让科学家在异地瞬间获知粒子状态,从而开启了瞬间传输技术的大门。其理论基础为量子纠缠。大家知道,量子纠缠是指相距遥远的两个量子所呈现出的关联性。处于特定系统中的两个或多个量子,即使相距遥远也总是呈现出相同的状态,当其中一个量子状态改变时,其他量子也会随之改变。科学家如今认为,量子纠缠其实也是需要信道的,潘建伟教授的项目组2013年也测出,量子纠缠的传输速度至少比光速高4个数量级。

他们突破了以往国际上只能操纵两光子轨道角动量的局限,搭建了6光子11量子比特的自旋-轨道角动量纠缠实验平台,从而首次让一个光子的“自旋”和“轨道角动量”两项信息能同时传送。

我们对“基本引力微子”在空间中的物质特性作了研究,结论可以总结以下几点:

a.所有基本引力微子都是处于强相互作用强度下的极端高压状态。

b.质量密度极小,但数量密度极大。因此,对于引力的场效应作用极大。作为传播的媒体物质,它本身的特性,它的密度,压强,周边物质的点阵结构都会影响它传输波动能量的速度。

所以,量子纠缠的传输速度至少比光速高4个数量级”就是一个完全可以理解,有完美机理解释的物理问题。

2.关于“外尔费米子研究”

中科院物理所研究团队的“外尔费米子研究”也列入了2015年度国际物理学领域的十项重大突破

“外尔费米子研究”则是由德国科学家外尔Weyl1929年提出的,认为存在一种无“质量”的可以分为左旋和右旋两种不同“手性”的电子,这种电子被称为“外尔费米子”。2015年初物理所实验团队成功在TaAs晶体中发现了这类特殊的电子,外尔费米子终于第一次展现在科学家面前。中科院物理所方忠团队和普林斯顿大学的研究团队做了相似的工作,MIT的研究团队则在光子晶体中观测到了外尔费米子的行为。他们认为,外尔费米子是仅有一个磁极且没有质量的粒子.

关于“基本引力微子”,它的极度微小和平均速度与光速相当的这些特性,就目前的技术水平,科学家不可直接探测它,它的超强渗透能力,物理学家甚至不会感知到它的存在。因此,把一些物理作用间的“基本引力微子”的质能交换看作无质量的纯粹的能量,就是可以理解的误解。这一类的情况就有光,电磁相互作用,以及 “认为外尔费米子是仅有一个磁极且没有质量的粒子等情况。

至于外尔费米子,对于“基本引力微子”来说,他们就是具有不同旋向的基本引力微子的“旋云体”。从相对论的数学错误和大量实验伪证,相对论的所谓“伟大发现”包括“零质量”问题都是种种谬误而已。

 6.3  引力波事件gw150914 FG理论的验证意义

     2016年2月11日,美国激光干涉引力波天文台(LIGO)的负责人,加州理工学院的David Reitze教授向全世界宣布:人类首次直接探测到引力波,同时首次观测到双黑洞的碰撞与并合。

    北京时间2015年9月14日17点50分45秒,位于美国路易斯安那州利文斯顿和华盛顿州汉福德的激光干涉仪引力波天文台的两个探测器,在相差千分之7秒的时间内观测到了一次引力波事件:GW150914。

根据LIGO的数据,该引力波事件发生于距离地球13亿光年之外的一个遥远星系中。两个分别为36和29太阳质量的黑洞并合为62太阳质量的黑洞,3个太阳质量的物质被转化成引力波辐射到太空。在双黑洞并合最后时刻,引力波辐射的峰值比整个可观测宇宙的电磁辐射强度还要高10倍以上,可以说是最为惨烈的宇宙现象。

  真空管道中相距4公里40千克的两个玻璃镜子,在持续时间不到1秒钟时间内振动了几十上百次。二者间距离的改变却只有米,只是原子核半径的千分之一!

  在美国《物理评论快报》上的论文,没有找个一个字说他们实际观察到双黑洞并和的天文现象。LIGO是采用的是用倒推的方法,根据激光干涉仪上出现的信号,与爱因斯坦引力理论做计算机拟合,得出在13亿年前离地球13亿光年的某个地方发生了两个黑洞并合事件的结论。

 以上是引力波事件:GW150914的基本情况。

 下面谈几点看法:

大质量星系的碰撞的产物是什么?

1. 最多的是高速的小星体等物质碎片;

2. 其次是大量的高速气云;

3. 光,电磁能辐射

碰撞有信号被地球感知,你就已经不能测到这些质能的踪迹。

这些质能并不是40千克的两个玻璃镜子能够感知的。

原因:

对于1,运动方向不一致,频率不同,不可能形成“1秒钟时间内振动了几十上百次”的共振引力波。这也同样对2,成立。另外,气云的“声波”在宇宙真空中也是不能传播的。

对于这光和电磁辐射能,对于“40千克的两个玻璃镜子”,都是属于高频波。即使定向的能流密度极大的光波或电磁波,对“40千克的两个玻璃镜子”也只是轻微的光压,或可以把玻璃融化。

这里顺便提及,对于不同特性和不同频率的波动能,用“能流”来计算其振动的物理量都是在忽悠无知者。

 仪器能感知什么信号?

1. 36和29太阳质量的黑洞并合时,因引力作用“距离”的改变(振动)引起受力物体(这里是两个玻璃镜子)的受力振动。这种引力波是物理人士应该了解和理解的。是无需爱因斯坦首先发现的。

2. 化为光速态的能量,相对论无质量的能流引力波?这我们在上面已经排除了,可以用相同的语言重复一下:对于不同特性和不同频率的波动能,用“能流”来计算其振动的物理量都是在忽悠无知者。试问,这光速传播的无质量的引力波,频率是“1秒钟时间内振动了几十上百次”?能对“40千克的两个玻璃镜子”“二者间距离改变”?是什么动力学的机理?

时空涟漪?可相对论的时空理论只是数学错误和实验伪证下的谬误,说白了就是一堆笑话!

 当然,对于1,36和29太阳质量的黑洞并合时,因引力作用“距离”的改变(振动)引起受力物体(这里是两个玻璃镜子)的受力振动。是应该计算一下,有否可以观测的物理效应。

 13亿光年远的实验传感器的作用,按照牛顿力学或者从牛顿力学等效处理的相对论,作用强度就相当于空气中的一颗PM2微粒的震荡,对一米远一公斤的物体的作用,实在不敢想象实验果真是测到了目标物“黑洞碰撞”的信号。

实验玻璃片周围的物质和地球所有产生这种信号的可能源就太多了!,或者说,可以从这样大量微弱的信号中放大出任何你所想或所需要的信号!

最后,有一种情况需要我们认真研究:大家都知道,在真空中,打响发令枪,引力波也是存在的,但呆在真空房外感知不到任何震动。如果在空气中打响发令枪,情况就不同了!声音震耳欲聋。是周围空气这个媒体充当了波动的放大器!而且,放大的倍率是巨大的量级。

这样,我们可以在“基本引力微子”理论的框架下,讨论这个问题。我们就有可能认为,引力波事件:GW150914 实验是测到了“引力波”传到地球的振动。而且,我们还可以根据测到振动的强度来计算出宇宙空间中“基本引力微子”这个媒介物质对振动的放大倍率。

毫无疑问,引力波事件:GW150914 的重大意义还在于它成了证明“基本引力微子”理论的重要实验证据之一。

在此,我真诚地感谢引力波事件:GW150914 的实验人员对“基本引力微子”理论作出的巨大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