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引力微子和它的物理“暗世界” 

第十三章

空间基本引力微子FG涡旋和磁场效应

13.1 FG的吸收或释放场与空间FG旋涡的复合场

基于研究电场本质原理取得了现有结果的基础上,我们用FG理论接着讨论磁相互作用。当然,我们不是去研究这些作用的性质,而是去了解这种作用的产生原因,它的作用机制。我们要了解和搞清楚下面的一些问题:磁场是什么?两个磁极间为什么产生磁体相吸或相斥的作用?磁场到底是特殊物质,还是某种物质的运动状态?

从形式上,变化的电场产生磁场,运动的电荷产生磁场,我们可以首先研究电子的运动与磁场的关系。电子自身处于一种类空轨道的状态,它具有吸收FG趋于满轨道状态的倾向,因而电子在空间产生一种 “FG的吸收场”。同时,考虑“安培电流体”的情形,电子一般处平几率运动态(原子轨道上的几率运动).对空间FG物质作用产生一个空穴形FG的旋涡场。

我们用动力学知识检验这种旋涡间的相互作用,以及这种旋涡与电荷间的相互作用时,发现它与电磁学的左右手定则完全相符。

如果我们用实验的方法将“质子”的运动变成类似电子的高频状态,由于“质子”本身是处于一种“满轨道状态”,加振加旋后会产生“FG”的释放场,如旋涡场的复合场,这种场的性质与电子的空穴型旋涡场的性质相反。我们把FG的吸收场(或发散场)与FG的旋涡场的复合运动状态称作磁场。我们在已有的数学理论中非常容易地找到处理上述问题的适当方法。

13.2 电,磁实验定律理论推导的数学方法

设电子处于“安培电流体”状态,又定义基本旋量单位为b0,我们用计算极限的方法来研究包含P点的面积元,设由内部存在的“安培电流”产生的旋涡对P的强度的贡献,即所谓的空穴型FG旋涡强度为BW,有

                 

我们只要令常数部分 K· b0 = b (韦伯), 则BF 的值就是磁场强度实验定律中的B (特斯 拉)。

进而我们讨论,对于一个闭合曲线所包围的平面S作曲线积分:

               .

如果上述积分

              

FG空穴旋涡相对于S面的平行分量的合作用不为零,因而在S面法向有一定强度的电荷通量,即电流效应。有

              

式中的常量μ0 实际就是磁导率

过去的电磁理论用处理“旋涡运动”的数学方法来解决实验问题,是属于非机理性的引入,属于实验定律范畴。现在我们完全明白,用“旋涡”的数学方法方能正确处理磁场的问题,它的根本原因在于磁的运动确实是实物粒子群体的涡旋运动问题,它与流体中的涡旋具有相同的运动特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