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引力微子和它的物理“暗世界” 

第十二章

基本引力微子理论中的电相互作用

12.1 光,电,磁理论中的实验定律

物理学发展至今的有关电磁学理论都是基于库仑定律,毕奥沙伐定律,安培环流定律等电磁现象的定律,即使发展至今的麦克斯韦场论,也是基于这些定律的统一形式。量子力学以能量形式及粒子量子化特性带来的重大的突破也仅是对电磁性质数理描述方法的发展。至于电荷为什么相互作用,怎样相互作用,作用本质机理怎样,却不是这些实验定律本身所能解决的。

12.2 两种基本“频体”间的波动干涉效应

在我们建立了“粒子基体”(简称B体)稳定态的结构模型之后,电,磁相互作用的本质可以说几乎成了一个很简单的,明了的动力学问题 。

我们已经知道“粒子基体”稳定态是建立在宇宙总的“光物质FG”的吸收和辐射的动态平衡的基础上的。“粒子基体”对外的辐射频率应分解为两个基本部分,一是作为质心的“B体”的振动频率νB ;二是“B体”核外FG云的辐射频率νF 。显然质心的振动频率较轨道FG的辐射频率低得多,它们具有完全不同的频谱,且νF >> νB 。具体就质子体和电子体来比较,质子体的外辐射以νF 为主,称为高频体;而电子体的外辐射以νB 为主,称为低频体。

我们知道,振动物体具有如下性质:振动频率相同或比较接近的两个物体间会发生共振现象,或是说振动可以互相吸收,而频率不同的物体间振动会产生相互抑制的现象,这就是共振原理。

我们研究质子体处于质子体的相邻空间(或电子体处于电子体的相邻空间)的情况。

  

 

 

 

 

 

11.1 (c)

显然,对于每个单独质子体,原来图 11.1 (a)的动态平衡被打破。它们相邻表面发射的FG驻波频率是相同的,会产生波动原理下的共振现象,或是两质子体间的FG的对流,而且距离愈近,两相对表而共振(或FG的对流)加剧,其动力学效应是相互排斥。而且,不难用数学方法推导,这种“斥力”的强度是与距离平方成反比。这就是库仑斥力的情形,支持这种解释的条件,就是FG波粒,驻波间的相互作用,作用传递的速度是光速。

11.1(c)的情形是不同频体的粒子相互接近(质子处于电子的相邻空间)的情况。与图11.1(a)不同之处是,它们相对表面的FG辐射因两质体固有的FG辐射频率截然不同而相互抑制。对每一个质体来说,它们与外部空间的总体平衡被打破,产生的动力学效应是相互吸引。当然,这种引力的强度也是与距离的平方成反比。

12.3 “电荷量子化”的本因

现在,我们已经很清楚地看到,不管是质子型的高频体或电子型的低频体,它们都处于对同一个外部空间即同一个宇宙空间的吸收和发射的动态平衡之中,具有同样的质心“B体”。显然,同一基本粒子体对外辐射的FG的通量都是相同的。这就是所谓“电荷量子化”的本质原因,也就是为什么我们无法找到稳定的分数电荷的本质原因。反过来说,“电荷量子化”的基本事实正是证明上述电相互作用本质机理解释的最有力依据。

12.4 电,磁学主要实验定律的理论推导。

物理学界都知道这个事实,电磁学的所有理论是在三大实验定律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这些事验定律只是说明它们产生了这样的作用,满足这些数学关系。但却并没有说明这些作用的产生原因和本质机制。库仑定律,或者量子力学关于电相互作用中带电粒子交换光子的学说,都无法解释这类似乎简单的诸如正,负电荷互相吸引的动力学机制问题,原因在于这些实验定律,以及定律给出的能量关系,完全没有涉及产生这类作用的动力学机制。所以物理学只能认为电场是一种特殊物质。这“特殊物质”的用词确实表示我门尚无办法深入了解这些相互作用的本质原因。正象以往的科学家曾用燃素来解释火及火焰,可是最终却发现火是由分子运动状态的变化所引起的,它是分子运动状态的变化而产生的物理现象,而不是什么燃素的所谓特殊物质所引起。

12.5 电量与FG通量

本章,我们论述了基本稳定的“带电”的“粒子基体”就是我们熟知的质子和电子,它们质心都是相同的,具有相同的质量,相同的质心半径。通过FG的辐射和吸收,都与相同的外部总体系保持动力学的平衡状态。因此,稳定粒子的电荷量是相同的,电荷是“量子化”的,不存在稳定的分数电荷 。我们可以用 物理学方法和术语来表达:

对于一个稳定的带电基本粒子,它对外的FG辐射,穿过包围该粒子的闭合球面的通量是一个常量,也就是说,所谓电学中的电量这一物理量是可以用带电的物体对外辐射FG总的通量来表示。而电相互作用的大小也可以用相邻带电体相互间交换FG的具体情况来表示(譬如单位时间交换FG的数量)。

物理学总是要把一些物理特性数学化,数学已经为计算闭合球面的通量问题提供了成熟的方法。利用曲面积分,我们直接导得电学的“高斯定律”,进而,可根据波动作用强度与距离的反平方关系以及与电荷量的正比关系导出库仑定律,“FG”理论对电相互作用本质机制的研究结果使电磁学三大实验定律的理论推导成为现实,它所使用的数学方法也是成熟,简单,不具争议的经典方法。